首页 > 都市 > 神运村医 > 

村医

第2章 村医

从小李正就知道凤凰山村四面大山上都是宝,不仅有各式各样的奇石,更有取之不尽的草药灵物。

所以这次一到家,他在争得了父母的同意之后,便马不停蹄的背上药篓上山采药。

他家在村西头,当他背着药篓路过村东头齐三哥家大门口的时候,突然听到院中传来一阵女人忽高忽低的呻吟声。

李正当即明白是怎么回事,齐三哥常年在外打工,家里的老婆房翠翠耐不住寂寞,果然也偷人了。

其实这在全国各地的农村留守妇女中根本就不是什么新鲜事,大家也只能是睁只眼闭只眼,再说了在外的男人们又没有捉奸在床,又能说什么呢?

李正左右看看没人,便透过门缝往里瞧着,结果院子里什么都没有。

他想了一下,立刻绕到房子后面,站在矮墙上透过窗子往里一看,只见一男一女两个光溜溜的身子正在床上奋力耕耘着。

女的当然是房翠翠,而男的赫然是村里赵家的三儿子赵亮,前几年听说去了镇上的卫生局当主任,没想到他竟然会和房翠翠勾搭上了。

血气方刚的李正看到这一幕,小腹处当即涌上一股热流,瞬间面红耳赤不愿再看。

就在他跳下矮墙的时候一个不小心,蹬掉了一块石头,发出“哗啦”一声响。

李正当即吓了一跳,这时屋里的呻吟声顿时停下了,不一会传来房翠翠的声音:“谁呀?!谁家小王八羔子在那里?!”

李正怕被发现了,忙起身快步跑开,穿过大路来到旁边的树林里,顺着树林里的小路一阵疯跑最终上了上了山。一口气足足跑出二里多地,扶在一棵树上大口喘着粗气,回头看看没有人追来,这次稍稍放心。

要不是自己跑的快,真若是被房翠翠那个娘们抓住的话,不知又会在村里怎么嚼舌根呢。李正想着,坐在旁边的一块大石头上歇息了一会,便起身沿着山路走进深山,开始寻找药草。

圣医曰药石皆有灵性,以目及为上策,以嗅探为中策,以口尝为下策,非此三策而不能得也。

而获得了圣医传承的李正,自然目力非常人所能及,按照圣医传承所记载,所有的草药都会散发着一股灵气,普通视力是无法看到的,而李正此时的视力不禁能看到这股灵气,而且还能根据灵气判断每一株草药的年份。

所以尽管以前李正从未接触过草药,但这一次他却信心十足,一定能够找到最好的草药。

一步步的走着,路上李正果然发现了一些看似普通的草上散发着淡淡的光晕,这些光晕有的有一圈,有的有两圈,有的是白光,有的是黄光。

但是这些他都没采,因为这都是幼年期的药草,竭泽而渔的事情在圣医传承中是严禁去做的!

就快走到山顶的时候,突然一道耀眼的红光从对面山上散发出来,晃得李正的眼一时都无法睁开。他抬手遮着眼睛,脸上却露出得意的笑容。

根据光芒他已经判定,那肯定是一株成年的药草,至于年份恐怕不低于十年。

李正从小就是爬着山长大的,所以脚下步子飞奔起来,朝着对面山崖那处红光跑去,中间也只是休息了一会,喝了一口水,又跑了半个多小时总算是来到了红光的下面。

但是那山崖太高太陡,红光就在山崖中部。

可怎么上去成了问题,李正在山崖左右来回走了几趟,好不容易发现了一处勉强可以上去的地方,他将拆到放进身后的药篓中,眼睛瞪大,双手扣住石缝,一点点朝上爬去。

矫健的身姿沿着悬崖缓缓上行,距离那光晕越来越近,最终来到光晕发出的地方,赫然发现那里竟然是一个山洞。

李正小心翼翼的爬进山洞,坐在里面好好休息一阵,这才顺着山洞往里走,那红光就是从洞中发出的。

没走多远,一颗闪耀着灵光的三层暗红色灵芝出现在他的眼前,而且散发着浓郁的药香味,亲眼看到之后李正再次确认这棵灵芝十年成分了。

李正小心翼翼的蹲下来,按照圣医传承的记载,以巧妙地手法完整摘取了这棵灵芝,可是还不等他将灵芝放进药篓,突然“嘶嘶”一声响,一股带着血腥味的阴风冲他扑来。

只一瞬间,一颗足足有足球大小的蛇头吐着血红的信子出现在李正眼前,距离他不足一米远。

下意识里,李正起身拔腿就跑,可是当跑到洞口时他一下子站立在那里,身体的惯性让他差点摔下悬崖。

身后那条蛇已经追过来了。

舌头上两颗龙眼大小的眼珠闪烁着寒光,紧紧盯着李正背后的药篓,看来它不允许李正带走灵芝。

李正吓得下意识里右手一抬,结果手指上那枚戒指发出一道淡黄色的氤氲之气,瞬间将舌头笼罩在内,那条蛇立刻身形扭曲,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便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。

唉——要不是它,恐怕自己的小命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了。李正摩挲着那枚戒指,再次感谢它救了自己一命。

类似的事情出过不止一次了,所以李正的心情也没有多大起伏。他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,走过去取出蛇胆,然后下了悬崖,继续朝山林深处走去,好的草药永远都不会在外面。

李正看时间还早,便想多采些草药,既然自己确定要做这一行,第一炮就要打响。

他知道爸爸和妈妈现在都还不相信自己,所以首先要让爸妈相信自己的医术,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在村里做出成绩。

他的这些草药,有一些就是专为爸妈准备的。

天快黑了李正才回到家,爸爸正一个人喝闷酒,估计还在为白天的事情烦心,妈妈去邻居家串门子去了。

看到李正背着一篓药草进来,李庆国没说话。

李正拿出那棵鸡蛋大小的蛇胆泡进父亲的酒瓶里,晃了一晃,然后又从药篓的一边拿出几棵药草放进里面,不一会之间原本透明的酒变成了茶色。

李庆国看着李正忙活,眼中渐渐露出震惊的神色,接过李正递过来的一杯泛着茶色透着药香的酒。

一杯酒下肚,李庆国开始没感觉到什么,但是不一会他只觉得精神顿时好了一大截,眼睛也明亮了,其余的感觉更是说不出来。

他看着李正,脸上惊喜的神色掩饰不住,用力点点头,道:“好小子,真有你的,不错!”

李正心中一阵温暖,他又拿过一瓶酒,找了另外几棵药草放进去,又加入几粒红色的石子,一边摇晃着一边冲李庆国说:“爸,村头那几间老屋现在还有人住吗?”

“你说村东头的吗?早就没人住了,你问那干嘛?”李庆国抿了一口药酒,一脸满足的神色,问道。

看瓶里的酒颜色差不多了,李正将后来那瓶放在一边,说道:“哦,我准备用那几间屋子开诊所。”

李庆国点点头,说:“不过那是人家老赵家的房子,恐怕到时候得找赵老三商量,还得给人家一笔钱。”

李正说:“我知道的,那房子我到时候问问,看不行就买下来。”说着,他转身从后面药篓里取出那枚灵芝递给李庆国,说:“这是一株十年灵芝,卖了钱先把房子买下来,还得整修整修。”

这一刻,李庆国彻底惊呆了。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