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都市 > 我夺舍了魔皇 > 

第一卷 今天开始做魔皇 2.人生如戏,全靠演技

第2章 第一卷 今天开始做魔皇 2.人生如戏,全靠演技

二十岁站上神州顶点,不苦修,光靠天赋异禀,概率是不是小了点?

但若说是个苦行僧的话,谁准备这么多美貌侍女啊?

陈洛阳心里打鼓,仿佛圣僧进了盘丝洞。

自家人知自家事。

他眼下有伤在身,不宜行房。

眼前全是美女,反而有点遭罪。

硬的难受……

陈洛阳面上若无其事,随口说道:“走吧。”

但没有其他示意。

面前众人都恭声道:“是,教主。”

看她们神态,陈洛阳暗自点头。

这些人看来不敢对教主的心思妄加揣测,也不敢擅作主张,轻举妄动。

陈洛阳当即在一众侍女服侍下,入浴更衣。

他身体泡在几十平方米的浴池里,靠在池边,碧玉般的池水里融入多种名贵药材,自有滋养功能。

身旁侍候他的侍女,动作看起来比较规矩。

如果他主动的话,这些人肯定不会拒绝。

但他没有表示,对方则都规规矩矩,不敢轻举妄动。

陈洛阳看似闭目养神,其实心思动个不停。

这个内侍总管,她和她管理的诸多侍女侍从,常年伴随教主左右,熟悉教主很多事情。

自己最容易在她们面前暴露。

幸好,自己是教主之尊,有随心所欲,喜怒无常的资本。

全部发配贬斥离开的话,动静可能太大了。

但在细节上,有些变化出入,身边人应该不敢质疑。

长此以往,慢慢的也就习以为常了。

陈洛阳闭目养神。

想要始终安稳舒心,还是要站得越高越好……

他心中念头动处,重新沟通脑海中神秘的黑壶。

有没有办法,能让我这具身体的伤势尽快康复……陈洛阳心中想道。

念头一动,脑海中黑壶的壶盖打开。

壶中血红的琼浆,似乎稍微减少了一点。

从壶口升腾起道道血色的雾气。

雾气凝结成一行血字,呈现在陈洛阳脑海中。

但还不等陈洛阳看清这行字,便有更多血雾从壶口升起,然后凝结成更多的字迹。

“服用造化真丹、天灵返命仙丹、太虚还灵宝丹、苏神丹,或修习圣心禁章、回天宝书、天道医经可立即康复。”

“服用七宝养心丹、玄牝固命丹、一气还阳丹、还魂金丹、度厄金丹、血莲丹、少阳聚元仙丹、太阴清灵丹,或修习云冥丹书、转命经、青囊宝录、玄伤金镜录、元星遗书可当即恢复八成,十日内完全康复。”

“服用太和融血丹、天一丹、玄阴养气丹……”

陈洛阳看得眼花缭乱。

但光有个列表没用啊。

能不能直接让我恢复?

黑壶没反应。

能不能直接给我一枚那个什么造化真丹?

还是没反应。

看来,目前只提供信息资料……陈洛阳心中想道。

好吧,那这个造化真丹的丹方,给我来一张,我派手下找药材自己炼。

黑壶这次有了反应。

壶中血红琼浆直接见底,彻底干涸。

一滴不剩!

……可是却没有血字再次出现。

陈洛阳目瞪口呆,好半晌才回过神来,差点骂出声。

好在很快,黑壶里又重新出现血红琼浆。

陈洛阳心中微微一动。

重新出现的血红琼浆,跟他索要造化真丹丹方前一样多。

提前面第一个问题,获得答案,消耗的琼浆并没有被补上。

这说明,这血红琼浆并非不断再生,无穷无尽,而是用一点少一点。

只是,提供造化真丹丹方一次所需的琼浆太多,黑壶里现有的不够用。

所以,不提供丹方,但也返还了这一次的琼浆,没造成消耗。

陈洛阳想了想,脑子里再次动念头。

如何获得更多血红琼浆?

黑壶没反应。

你是什么来历?

还是没反应。

有关这黑壶自身的信息,是不提供的……陈洛阳心里渐渐有数。

相关答案,需要自己接下来慢慢寻找。

这黑壶,或许另有其他功能也说不定。

他思考片刻后,换了要求。

这个七宝养心丹的丹方,来一份?

壶中琼浆先消失后恢复,意味着不够。

太和融血丹?

琼浆不够。

陈洛阳皱了皱眉头。

所幸之前血字的内容无需刻意去记,会一直存留在记忆中。

他把标准再降低一点。

十转归元丹?

壶中血红琼浆少了一部分。

壶口上血红雾气蒸腾,很快凝结成一行血字。

“十转归元丹,服用之后善加调理,五十日内完全康复,所需主药缺月仙乳,荒幻草,不动宝兰,龙吟丝,辅药逆炼冥蛇蛇胆,天网参,飞虹云芝,龙瘤豹脊骨骨粉……”

每种药材的用法用量,以及炼制手法步骤,全都清清楚楚。

陈洛阳长长吐出一口气。

文字说明,这身体已经服用过魔教自家的疗伤圣药,但仍需要百天左右时间才能恢复。

不同的疗伤圣药之间彼此可能冲突,不可盲目叠加使用。

在此基础上,黑壶已经给出当前状况下尽可能快的恢复方法。

缩减了一半。

仍需五十天的疗伤时间。

还是有些长。

要再想想办法。

在众侍女的服侍下,沐浴更衣之后,陈洛阳挥挥手,让她们散去。

他坐在静室内椅子上,休息品茶。

心念再次沟通脑海中那神秘的黑壶。

配合十转归元丹,更快恢复伤势的方法?

血字在壶口上方浮现。

得修练昊天神剑之人相助,排解自身体内残存的昊天剑气,结合十转归元丹药效,三十日内康复。

疗伤时间缩短至三十天。

效果显著。

但陈洛阳的脸色却黑成锅底。

按文字意思,他的伤势正是昊天神剑造成。

解铃还须系铃人,道理没错。

但问题在于,昊天神剑是剑阁阁主的绝学。

想派手下到剑阁阁主门下偷学,就算人家肯收,几十天时间能学会吗?

陈洛阳正考虑,那块玉佩突然又自动鸣响。

这次连续响了两声。

陈洛阳闻声,多了个心眼。

刚才内务总管请示,只响一声。

现在响两声,会不会是别的人?

他这次也屈指在玉佩上连续弹了两下。

很快,房门打开,一个灰衣老者现身。

“老奴参见教主。”

先前门外跪着的人里,便有他,似是为首者的地位。

灰衣老者像之前一样,恭恭敬敬行大礼。

陈洛阳用漫不经心但透着威严的语气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灰衣老者低头轻声答道:“禀教主,总坛来信,老奴本不敢打扰您,但您上次闭关前吩咐过,总坛来信要第一时间报告。”

陈洛阳便点点头:“呈上来吧。”

灰衣老者呈上一个蓝色的圆筒。

陈洛阳从中取出信件,阅读内容。

“教中有谣言流传教主在与剑阁阁主决战中负伤,元老派因此起骚动,属下定全力追查谣言源头。”

陈洛阳沉吟起来。

对照先前黑壶提供的血字资料,身体原主人,作为魔教历史上最年轻的教主,少年登大位,是凭自身盖世武力压服群雄。

登上教主宝座后的经历显示,他提拨了不少新人。

由此可以推测出,教中宿老的利益和地位遭到动摇。

如今魔教内部,可能存在元老派和少壮派对立的矛盾。

此前教主一言九鼎。

但现在,却可能面临元老派的反弹。

教主受伤之下,实力打了折扣,难保有些人不蠢蠢欲动。

陈洛阳感到头疼,面上则若无其事,收好信件。

“本座闭关这三日来,神州浩土有什么新动静?”。

灰衣老者恭声答道:“禀教主,神州浩土这些天一直在传颂您与剑皇那惊天动地的一战,世人尽皆敬仰您的威名。

按照各地教众的回报,那群与神教为敌的宵小之辈,眼下正不停打探您和剑皇的消息,但没敢轻举妄动。”

陈洛阳不置可否的点点头,然后换了话题:“吩咐下去,给本座找些东西。”

他把缺月仙乳,荒幻草等材料的名目告知那灰衣老者。

除此以外,还多加了许多东西,让人不易弄清楚他真正的目标。

灰衣老者听后,恭敬的说道:“老奴这就去办,必不让教主失望。”

他没有马上起身,而是略微犹豫一下后说道:“教主,青青姑娘刚才求见,您看……”

青青姑娘?

这又他吗的是谁?

陈洛阳心底在咆哮。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